Ludwig Oechslin人物侧写

Ludwig Oechslin可谓世间稀有的制表天才。他曾在梵蒂冈度过了一段学徒生涯,专门研究1725年为帕尔马和皮亚琴察公爵夫人(Duchess of Parma and Piacenza)所打造的一座时钟。

杰作的背后总有天时地利人和的精妙结合。雅典表过去30年的成功主要是归因于两位男士的偶然相遇。他们对机械制表都怀揣着纯粹的热忱。Rolf Schnyder是一位富有远见的商人,为天才横溢的钟表专家Ludwig Oechslin创造了完美条件,使他得以从中将他的艺术创意变为现实。两位卓越的友人一经合作,便诞生出了堪称传奇的表款。

Oechslin是革命性的Freak奇想腕表的幕后大师。他制作的卡罗素陀飞轮将机芯的转动转换成显示时间的机制。

当Ludwig Oechslin遇见Rolf Schnyder时,Oechslin正欲在Jörg Spöring位于琉森(Lucerne)的工作室里结束他腕表制作和古董时计修复的见习。

该时计被称为法尔内塞摆钟(The Farnese Clock),具有特殊的机械装置,能显示太阳和月亮的不同位相和位置。

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,他拆开了每个零件,一一修复,然后再煞费苦心地重新组装。有着考古学、古代历史和希腊语学术背景的Oechslin表示:“检查像这样的一座时钟,就如发掘宝藏一样,每一次打开,就能揭开一层秘密。”

一段出色的职业生涯就此展开。他以法尔内塞摆钟作为论文主题,获得了伯尔尼大学哲学和应用科学史的博士学位。同时,他走遍欧洲,寻觅由18世纪僧侣制造的天文钟,再予以解剖。他为每一个天文钟进行详细测量、计算和解析。在他之前,从未有人进行过这项意义重大的工作。

以Oechslin对法尔内塞摆钟的研究为灵感所创造的一座天文钟,傲然挺立于Jörg Spöring的工作室。

Schnyder决定将星盘挂钟缩小,将它纳入世界上最复杂的腕表之列,由此开启了两人的长期合作。

Oechslin接下了这项制表挑战。1985年,伽利略星盘腕表诞生。凭借其罕见的多重复杂功能,它让世人的眼光重新聚焦于雅典表及其锋芒夺目的制表师。在几年之内,这对搭档又创造了哥白尼运行仪腕表和克卜勒腕表,完成了著名的时计三部曲系列。这三枚腕表让钟表爱好者留下了深刻印象,并使雅典表成为瑞士表坛毋庸置疑的重量级品牌。

一段美好友谊也自此开始。 20多年来,雅典表给予Ludwig Oechslin完全自由的空间,以发挥他的惊世鬼才。他的创作成就了多个制表历史上的里程碑,其中包括GMT±P万年历表,该腕表包含一个可以往前及往后调校的非凡双时区万年历;另一项创作是Sonata响铃表,配备24小时倒数计时闹铃,是机械表中的全球首创;而颠覆传统的Freak奇想腕表里,卡罗素陀飞轮将机芯运转转换成显示时间的机制——此项新发明也将年复一年地继续演进。

“在我范围甚广的研究中,我曾遇到过巧妙但长期被遗忘的构思及技术解决方案,如外摆线齿轮(epicycloidal gears) 。这丰富的专业技能是品牌基因的一部分,充斥在我留给雅典表去完成的数十个项目之中。”

制表师兼学者Oechslin的每个突破都得到了Rolf Schnyder和品牌的全力支持,让他可以将专业的制表技术发挥到极致。他从历史中汲取灵感:“在我范围甚广的研究中,我曾遇到过巧妙但长期被遗忘的构思及技术解决方案,如外摆线齿轮(epicycloidal gears) 。这丰富的专业技能是品牌基因的一部分,充斥在我留给雅典表去完成的数十个项目之中。”正是这种知识的不断积累,使他得以信守于来年创制出新作品的承诺。这也是Ludwig Oechslin流芳百世的精神宝藏。